“定居兴牧”提高特克斯县牧民幸福指数

9月27日,在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里山区,记者看到,当地牧民转场进入高峰期。怀抱孩子的妇女骑着马,率领搬家骆驼队,驮着家什打头阵,后头跟着一群步态缓慢的牛群,紧接着,面庞黝黑的牧人扬着鞭子,紧随大畜们的脚步,赶着大片羊群一路南撤。

富蕴县杜热乡乡长海拉提:““牲畜现在怎么样?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居马拜家里不但装修一新,挂着挂毯,而且37英寸的彩电、冰箱、洗衣机一应俱全,还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一家人一年四季都能用上热水,既方便又低碳,他们的生活和城里人的生活没两样。

杜热乡党委书记黄一鸣告诉我们,该乡总人口1.3万人,其中哈萨克族占98%。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为了改变传统游牧方式,加快牧民致富步伐,杜热乡就开始了牧民定居工作。由于条件所限,当时的定居比较分散,而且仅仅是政府拿钱把牧民的房子盖好,口粮田、饲草饲料地、灌溉渠道等与定居生活密切相关的要素并没有同步配套,因此很多牧民从山上下来之后,没过多久又回到山上去了。

对此,富蕴县大力推进畜牧业走集约化、规模化的现代畜牧业发展道路,相继出台定居兴牧、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良种牲畜补贴政策等一系列惠农政策,帮助越来越多的牧民实现定居、半定居。

富蕴县杜热乡牧民塔巴热克:“下雪了,最担心储备的草料不够给羊吃。”

该县除了让牧民定居下来,更注重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不仅让他们有房住,更重要的是把他们的心定下来,将传统的粗放式养殖,通过传帮带等方式,引导他们采用舍饲圈养、“三贮一化”、“长草短喂、短草槽喂”等先进技术,使定居牧民逐渐适应定居生活,以实现现代畜牧业。

另外据富蕴县新农村建设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介绍,全县目前在建和建成的牧业中心村有9个,其中7个已经建成,每个中心村定居牧民都在150户以上。

吐尔洪乡乡长木拉提别克告诉记者,地处北疆的富蕴县冬天气候寒冷,即使牧民选择避寒的“冬窝子”,日常气温也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为改善牧民冬季生活,从2003年开始,当地政府开始在恰库尔图镇建设牧民定居点,为每户牧民补贴6万元,建起80平方米住房。水、电、暖、有线电视等一应俱全。同时逐步为牧民分配50亩饲草料地,解决牛羊过冬草料问题。许多牧民现在已经过上了半定居生活。

好客的哈布甸大叔带着我们走进了他家里。一进屋就向我们展示他现在的屋子。富蕴县杜热乡牧民哈布甸:你看我们有自来水,还有暖气很热,过去在冬牧场只有自己烧柴火取暖,现在家里很温暖,我们现在还能看上电视,电话也通了,家里现在住着很舒服。

而特勒帕提游牧民定居点的牧民同样感受到生活质量的提高。长期以来,特勒帕提村走的是羊肠小道,住的是土坯房,吃水靠马驮人挑,2009年人均收入仅为2865元。

似乎是一种锦上添花,今年2月,卓勒得拜在杜热乡草原站当临时工的大儿子在中心村的新房子里结了婚,卓勒得拜全家可谓喜上加喜。我们特意到小两口的新房里瞅了瞅,墙上挂着新婚夫妇的结婚照,他们的笑容是那样甜蜜。

富蕴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赛提哈力·拜森拜介绍,今年以来,富蕴县“两居”工程推进效果显着,约投入8000万元,完成安居富民工程900户,同时投入3100多万元,完成定居兴牧工程518户。

据了解,阿勒泰地区夏牧场超载率在39.2%,春秋草场超载率在147%,冬牧场超载率在70%,草原生态破坏严重,畜牧业也遭受很大冲击。2010年自治区开始实施定居兴牧工程,富蕴县杜热乡1570户牧民中目前已有500多户实现了定居。

2010年,该县坚持“项目结合、资金统筹、建设统一”的原则,积极整合游牧民定居、抗震安居、灾后重建、新农村建设、扶贫开发、整村推进、环保改厕等项目资源,将特勒帕提牧民定居点作为游牧民定居示范工程之一大力推进,把牧民建房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目前,全村92户牧民已有77户完成定居房建设,剩余的定居房将在今年完成。相应的配套基础设施正在加紧建设,自来水已通到每户,新修的砂石道路通到乡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90%的牧民将马车换成了摩托车。双语幼儿园、卫生室、畜牧科技服务站也陆续开工建设,特勒帕提游牧定居点成为该县第二个新牧区示范点。

“传统游牧方式让很多牧民一年到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通过中心村建设,牧民集中定居,有利于加强人与人之间相互交流,促进了牧区社会的和谐。”黄一鸣书记谈到。

据了解,富蕴县境南北长400多公里,过去牧民们一年大大小小转场90多次,传统“靠天养畜”的放牧方式,不仅人太辛苦,还面临草场退化、牲畜过冬难。

富蕴县杜热乡乡长海拉提:“这个就是我给你说的定居的牧民家,你看,哈布甸哥哥就在那边,我们去看一下。”

据了解,今年,该县将完成600户牧民定居任务,在5—10年内完成其余的6000户牧民定居工程。

人实现了定居,牲畜也可以逐渐由放牧改为舍饲。2007年,全乡计划引进700头良种奶牛,到5月下旬已购进150头。包括卓勒得拜在内的一批中心村定居牧民对圈养奶牛以及牛羊育肥都产生了浓厚兴趣。

海拉提别克这些年去了疆内外不少城市,经常接触全国各地的游客。他说:“大家都在说自己的‘中国梦’,我也有一个‘中国梦’,希望我家乡的牧民都能过上现代化的生活,国家平平安安。”

富蕴县杜热乡牧民哈布甸:“你看这个奶酪就是我们的特色,如果这个能拓宽市场的话,那我们可以用它来致富,我们今后的生活肯定会越过越好。”

到目前,特克斯县已繁殖羊羔30.57万只,成活率达到了98%。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成活率,这得益于该县实施定居兴牧工程。定居兴牧工程的实施,不但提高了当地牧民的收入,而且提高了牧民生活的幸福指数。

2006年11月,卓勒得拜和儿子一道来到杜热乡拜格托别牧业中心村定居,从此彻底告别了游牧生活。

同时,借助富蕴县工矿业及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带动的旅游业,不少牧民放下鞭子寻找新出路,有的到景区就业,有的开办农家乐、牧家乐。

在杜热乡,没有定居的一千多户牧民依然按照传统的游牧方式,在山里的冬窝子过冬,天气稍有变化就让乡干部们揪心。

记者在该县乔拉克铁热克镇坎土曼托别村新牧区示范村居马拜家看到,他家80只小羊羔在棚圈里撒欢。居马拜说,今年是羊羔成活率最高的一年。就是定居兴牧工程让他不但实现了定居,而且牲畜也有了暖圈,羊羔存活率非常高。

那真是一次次艰难的跋涉呀!每年春天,一家人骑马、骑骆驼,带着全部家当和帐篷,赶着牲畜从乌伦古河边转到夏牧场,一路上要搬20次家。秋天再转到冬牧场还得搬15次家。最远的草场在300多公里远、靠近蒙古国边境的地方。卓勒得拜向我们描述艰难的游牧生活。

吐尔洪乡90后牧民孔戈尔别克改变了记者对传统牧民的印象,他梳着整齐发型,穿着黑色皮衣,骑着摩托车放牧。聊起转场生活,他说:“现在转场可轻松多了,以前我爸爸他们转场时,从夏牧场到冬窝子来回走1000多公里,主要靠骆驼、马匹搬运东西,现在转场搬家是用家里买的轻型卡车。”

“这里是阿勒泰富蕴县杜热乡的冬牧场,由于前两天雪下的比较大,我们要跟着我身边的海拉提乡长去附近的牧民家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富蕴县杜热乡乡长海拉提:“平时雪下得比较大的时候,人走路比较困难,牧民转场都是用骆驼。从我们夏牧场到冬牧场,将近400来公里,所以老百姓现在特别需要牧民定居。”

转移牧区富余劳动力也是该县实施定居兴牧工程的另一重大举措。该县结合城镇化发展和新型工业化建设的用工需求,组织牧区富余劳动力参加技能培训,把一部分牧民转变为城镇居民或者产业工人,最终实现每户牧民有一名长期在外务工,为家庭增收。

定居的明显好处还在于可以实现农牧结合。卓勒得拜家的200只羊和50多头牛、马、骆驼现在由二儿子和二女儿放牧。另外在中心村他一家子还分得了50亩地,今年春天他在地里种了30亩苜蓿,20亩葵花。再过一两年,卓勒得拜就可以在家门口挥动钐镰收割一捆捆苜蓿草了。

孔戈尔别克的奶奶、81岁的迪汗老人精神矍铄,思路敏捷,她接过话头说,现在国家给牧民的实惠太多了,买种畜国家有补助,孩子们小学到高中上学全免费,大病能报销,老人每年还有免费体检,“现在的生活是我活了81岁最好的生活。”

这间小屋就是塔巴热克在冬牧场的家。这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通讯信号,一旦大雪封山,就与外界完全隔离,不仅牧民吃尽了苦头,就连牲畜也喂不饱,一个冬天下来,损失不小。
富蕴县杜热乡牧民
塔巴热克:“现在草场退化非常严重,以前这个地方的草长得比较好,现在你看,你挖也见不到草,草场退化非常严重。”

坎土曼托别村新牧区示范村的牧民积极响应政府提倡的小畜换大畜,大力养殖新疆褐牛,现已成为该县首个千头优质奶牛村。今年,该县还将在坎土曼托别村建立新疆优质褐牛繁育科技示范园区。

卓勒得拜平时喜欢写诗。来到中心村以后,他写了很多关于定居生活的诗。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来拜格托别牧业中心村调研,到卓勒得拜家做客的时候,卓勒得拜还为客人们朗诵了他的作品。

(记者 储学军
潘莹)“秋天雪赶着羊走,春天羊追着雪走。”随着牧区树木被渐浓的秋意染黄,在全国五大牧区之一的新疆,牧民们繁忙的转场生活又开始了。

一起参与到讨论中的哈布甸大叔越听越起劲,没想到从放牧中还能拓展出这么多赚钱的好办法,这让他来对今后的好生活充满期盼。

据该县畜牧兽医局负责人介绍,自实施定居兴牧工程以来,该县牧民把一年四季的放牧生活变成了一年两季,固定的饲草料地和住房,让牧民免受奔波之苦,使牧民有更多精力投入到牲畜养殖精细化管理上来,提高牲畜的成活率和出肉率,从而使牧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现在定居的牧民也逐年增多,草原的生态环境也就会在定居兴牧工程中得到可持续发展。

2003年以来,富蕴县在总结以往牧民定居经验基础上,根据当地实际,在全县推广牧业中心村这一集中定居模式:除了统一规划中心村,统一建设定居牧民住房、庭院以外,每户牧民还分得了50亩渠系配套的耕地,中心村的水、电、路以及村委会办公室、学校、卫生所也由县里统一投资建设。

孔戈尔别克家里养了500只羊、30匹马、24头牛和9峰骆驼,预计到11月下旬,他和乡里其他牧民一起,陆陆续续把大小畜赶到“冬窝子”恰库尔图镇越冬。

从低矮破旧的冬窝子到设施齐全的定居新房,从一年四季赶着牛羊转场到定点圈养。从自治区的定居兴牧工程中,富蕴县的不少牧民的生产生活都发生了这样的转变,牧民们说定居才是开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2009年,该县按照“相对集中、方便牧民生产生活”的原则,实施高标准牧民定居工程——坎土曼托别村新牧区示范村,房屋是抗震房,牲畜棚圈都是100—150平方米的盖彩钢顶,有环保厕所、配套的人工饲草料地,目前有600户牧民在这里定居。

到了中心村,卓勒得拜住在60平方米、钢门钢窗的新房里。中心村电通了、自来水也通了,通往乡里的道路也修得平平整整。因为有了电,卓勒得拜每天用电磁炉烧茶,用煤做饭,生活比过去方便多了。

在“地质圣坑”旅游景点旁,海拉提别克经营着一个卖奇石、旅游品的小摊,他告诉记者,他在铁买克乡铁买克村种了5亩小麦,麦子收完后,再到景区摆摊,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挣二三百元。

海拉提乡长说,定居只是第一步,如何让定居后的牧民真正实现定产、定收,才是最关键的的问题,乡里准备积极拓展增收方式,让定居牧民有更多的收入。

冬窝子没有电,当然也看不到电视。学校、卫生院等基础设施都异常薄弱。卓勒得拜的老伴,就是2002年在转场途中突发急病,因得不到及时治疗去世的。

乡长:“我们打算在乡上建立一个奶酪加工厂,因为我们乡奶子产量比较多,但是没有这个奶子的销路,所以我们想带动牧民让奶子销售到企业,来提高他们的收入。”
富蕴县杜热乡牧民:“如果建厂了,一方面把牛奶出售了,另一方面还能在这里就业,那这样对提高整个村里的收入会很有帮助的。”

作为以往游牧生活的印迹,卓勒得拜家的墙上装饰着猫头鹰羽毛和一顶火红色的狐狸皮帽子。多少个风雪交加的冬季,卓勒得拜就戴着这顶帽子,赶着羊群,迎着暴风雪行走在转场路上。

哈布甸大叔居住的定居点里,学校、医务室、商店、文化站一应俱全,可以满足牧民的日常生活需要,再也不为家里牲畜的喂养问题发愁了。富蕴县杜热乡牧民哈布甸:我有50亩地的苜蓿,就算遇到自然灾害,也不担心够不够。过去就靠天吃饭,现在定居了,饲草料这个大问题已经解决了。

我们落座没一会儿,浓香的奶茶就端上来了。一边喝着奶茶,我们一边环顾四周:客厅里摆放着电视机、VCD、音响,家里还装了电话。窗户上挂着浅绿色窗帘,床上的枕头、靠垫是那样干净。屋里架设了火墙,可以想象,寒风呼啸的冬天,火墙散发出来的温暖会让人感觉多么惬意。

和中心村其他300户定居牧民一样,卓勒得拜家的院子很宽敞,有足够的地方用来种菜、种果树、建羊圈。事实上卓勒得拜已经盖好了羊圈和牛圈,今年他打算处理掉一批土种牲畜,重新购买几头西门塔尔牛。另外他还想尝试牛羊育肥。

转场途中,积雪厚达四五十厘米,最深的地方积雪超过一米。尽管牧民穿着厚厚的羊皮大衣,戴着狐狸皮帽子,可是凛冽的寒风还是一直钻到人的骨头缝里。

为了开辟新的增收门路,乡里还组织中心村牧民到其他农业村打工,或者到附近的矿山企业干活。增加收入的同时,也使定居牧民增长了见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