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民县“农牧民素质教育工程”惠及一方百姓

近年来,裕民县把提高农牧民思想道德、科技文化素质做为重要工作来抓,以实施“农牧民素质教育”工程为依托,培养知识型新农民。每年投入10万元培训经费,结合“科技之冬”、“科技、文化、卫生”三下乡等活动,加大对农牧民的培训力度,随之裕民县农牧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让农牧民也得到了实惠。
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
通过对农牧民进行素质教育,他们认识到文化知识在生产、生活中的作用。我县大多数农牧民群众都想通过学习文化知识,提高自身素质,每逢科技、文化宣讲团下乡后,农牧民群众总是向农业技术人员后问这问那,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同时对子女的教育更加重视,有些家庭还请了家教,买上了电脑,来拓宽孩子的视野,还针对孩子的兴趣爱好进行特长培训。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县近300个孩子在城里接受电子琴、绘画等方面的学习。
法律意识明显提高
近年来,随着农牧民素质教育工程的实施,农牧民群众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民主权利,大多数农牧民不但能够做到遵纪守法、以法办事、按章办事,而且还能够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据了解,今年阿勒腾也木勒乡大多农民在办理贷款业务时,都主动请县公证处公证人员到场公证,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村民们都说:“以前我们法律意识淡,因借钱、贷款、土地纠纷而引发的矛盾很多,一处理不了就上县起诉,花了很多冤枉钱,现在自县里对我们农牧民进行素质教育以来,干什么都知道通过签订合同,办理公证的方法来解决”,笔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今年以来我县因土地承包,住宅基地纠纷而引发的矛盾纠纷明显减少。
致富的欲望强了
我县农牧民在农作时期能够精心种地,冬闲之机便走进市场、住进城里,跑出租,搞运输、干买卖或外出打短工,想方设法增加收入,据了解,家住哈拉布拉乡的农民李佰登夏季种地,冬季就到外地进行实地“考察”,收入一年比一年好,也逐渐地改变了过去冬季那种走家串户、闲聊的生活,并且每次都积极参加各种培训。从我县实施农牧民素质教育工程来看,农牧民依靠科技致富的欲望明显增强,9月6日,笔者从县科技局了解到,自2005年以来,参加学习的农牧民已达到3万人开始注重生活质量
随着物质文明的提高,裕民县农牧民群众也开始注重文化生活了,家庭聚会、外出观光旅游、唱歌、搞文体活动在农村较为时尚,部分农牧民还自发成立了小乐队,每逢节日献上自己自编自演的节目,真是其乐融融。
生产方式大大转变
一是对农作物的科技含量加大了,大多数农牧民群众都在积极购买优良品种,提高单产。二是对承包土地的投入增加了,尤其是在外承包土地比去年明显提高,同时也出现了改良土壤的生产局面,改变了过去那种广种薄收的生产状况。三是对畜牧养殖、饲草料种植有了深刻的认识。大部分农牧民都能够积极从事畜牧养殖业,加大科技推广力度,每家每户都有科技明白人,积极推广“节本增效”技术和“长草短喂、短草槽喂”、“三贮一化”等常规技术。并结合养殖业调整种植业,改变了过去那种“放羊的专放羊,种粮的专种粮”和生产格局。四是农牧民对信息种植的兴趣愈加浓厚,能够通过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宣传媒体寻求热销产品,积极签订购销合同。据了解,裕民县1-7月份实现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达5321万元,比上年同期的4973.4万元增长6.9%,生产方式的转变让农牧民的收入明显增加。

12月28日,裕民县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活动在该县“无刺红花之乡”哈拉布拉乡正式启动。
在活动启动仪式上,县文工团及该乡农牧民文艺演出队的演员们同台为村民们献上了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彩节目。在热闹的活动现场,县、乡科技推广部门将上千册农村实用科技书籍赠送到各族群众手中,县农业科技人员现场为村民答疑解惑,卫生系统的医务人员热情地向群众送医送药,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
据了解,今年裕民县“三下乡”活动把农民素质培训作为促进农民增收的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将通过农家课堂、科技入户、订单式现场培训等形式,逐渐培养出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不断推动农村经济持续发展,加快农牧民增收致富的步伐。在今年的“三下乡”活动中,裕民县计划培训农牧民上万人,并有重点地培训一批农村文化艺人、科技领路人、致富带头人和农村经纪人,不断提高农牧民的文化、科技素质,促进农牧民依靠科技实现大幅度增收。

在新农村建设中,裕民县积极开展文化人教育、守法人教育
、诚信人教育、富裕人教育等五项教育活动,全面提高农民的综合素质,大力培育新型农民,使农民逐渐成为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时代的新农民。
今年,裕民县大力实施“农牧民素质教育工程”,
从“文化育人”入手,以培养“新型农民”为目标,加大对农牧民科技文化的培训力度。在去冬今春,充分发挥县农广校和乡农业技术推广站等职能部门的作用,注重乡土人才的培养和挖掘,努力实现“一户一位科技明白人”的目标。今冬明春,裕民县派出多支党的十七大宣传队深入村队开展宣传工作,并大力实施科技、文化卫生“三下乡”活动,从培养一批农村能人、“土专家”、科技带头人和懂技术会管理的基层党员干部入手,对农牧民展开多层次的培训工作,从各方面提升了农牧民的文化素质。
在“五五”普法工作中,裕民县加大对农牧民的法制宣传和教育工作力度,从“守法人教育”入手,以创建“平安裕民”为目标,积极开展“送法下乡”、“普法入户”等活动,将与农牧民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传播给农民,以理性合法的形式表达利益诉求。同时,发挥乡人大、司法所、派出所等职能部门的作用,通过法制讲座、观看电教片和收听广播等形式,加强对农牧民的法制宣传教育,农牧民学法蔚然成风,农村呈现出一派平安、和谐的景象。
今年,裕民县结合“诚信裕民”创建活动,在农村从“诚信人教育”入手,教育农牧民诚信做人、诚实做人,不制假、不参假、不贩假,自觉偿贷还贷。农牧民与银行、信用社携手形成了互惠互利的利益共同体,铺就了农牧民共同致富的“金色跑道”。诚信创造财富,诚信实现小康,来裕民投资的客商不仅看上了裕民丰富的资源,更感受到了裕民人以诚招商、以诚留商的人文环境。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裕民县在积极引导农牧民调整产业结构促生产的同时,以努力实现“农民身份、城市生活、市民形象”为目标,从“文明人教育”入手,并结合争创“十星级小康文明户”活动,对农牧民积极开展文明礼貌教育、思想道德教育和崇尚科学除陋习教育“三项”教育,教育农牧民移风易俗、邻里和睦、互帮互助、勤劳致富,逐渐改变了农牧民家庭“脏、乱、差”现象。
新农村需要新型农民,新农村建设首先需要富裕农民。今年,裕民县以农民致富带头人、科技领头人和一批农村能人、土专家为宣传典型,从“富裕人教育”入手,采取用身边的事教育身边人的方式,大力宣传他们的致富经验,激发更多的农牧民比、学、赶、帮、超的热情,引导农牧民走“一业为主、多业发展”道路,使大批农牧民走上了致富路,也彻底转变了部分农牧民“等、靠、要”的思想。今年,全县农牧业生产总值实现了突破性增长,预计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700元以上,人均增收近500元。

“四福送法庭”。“我的土地经营权今天终于归还于我了”说这句话的是新地乡乌尔吉也克东村村民张庆芳,在二轮土地延包时她全家外出打工,返乡后自己的土地却签订了另外村民的名字,经过县农村土地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废除了不合法的经营权证书,归还了她的土地经营权属。去年至今,裕民县轰轰烈烈开展了农村土地确权登记工作,这也给土地纠纷有了爆发的导火索,历史性遗留纠纷、四止边界不清纠纷、权属纠纷层出不穷,农经局结合服务群众活动,把“仲裁法庭”搬到了农村,系列开展了调解、走访、法律宣讲和仲裁工作。今年以来,裕民县农经局共调解解决纠纷35起,仲裁解决1起,下乡村接待来访205人次。

“一福送技术”。“我县井灌区玉米每亩1吨2的产量很普遍”裕民县农业技术推广站农技师王丽站在自己包联的高产示范地边如事说。为了促进农民增产增收,裕民县农业局的农技员们,变技术员为“服务员”,在农家田间地头设立实验区,与农民同耕作,交流经验。目前,全县共建立科技示范户505户,“服务员”们为示范户提供科学的栽培技术,监测病虫测报信息,配备肥料配方卡,给予物化补贴。今年,举办测土配方施肥培训班16期,培训农牧民2100人,发放技术资料0.36万份。通过广泛宣传发动、加强技术培训等措施,全县推广配方肥施面积45万亩,商品有机培肥5万亩。

“二福送实惠”。“福星到好事来”,被农民称为“福星”的原因是农业局在农田需要追肥时节给吉也克镇加依勒玛村免费送去了20吨有机肥和80公斤玉米优良品种分发到各户,深受农户的好评,全县共发放有机肥1075吨。像这样送实惠的事情还有很多,今年农经局为7家农民合作社争取列入自治区级示范社,每家合作社荣获县上奖励资金1万元。为全县935户5万亩农民种植的基地申请了红花、小麦有机产品转换证书,免费为农牧民提供红花丝采摘袋和晾晒布。编写了《红花种植技术规程》免费发放了3000余本。农广校结合“阳光工程”免费为农牧民发放科技书籍1000余本。为了提高农户科学施肥技术,今年开春以来为5000多农户免费提供了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服务。

近日,裕民县吉也克镇加依勒玛村村民刘子东免费领到县农业局发放的的有机肥,笑的合不拢嘴。裕民县农业局结合开展改进作风,密切联系群众活动,利用自身业务工作职能,开展了“四福礼包”送农民实践活动。在活动过程中,以转变工作作风为重点,先从每一位农业技术人员身份“变”起,不是农业专家、不是仲裁员,而是“农民服务员”,怀揣“四福大礼包”,真心送到农村千家万户。

“三福送政策”。中央1号文件推出了各类惠农政策,作为惠农政策的“传声筒”,农业局各局属单位纷纷把送政策作为进村入户和业务工作的重点。今年以来,农广校、农经局分别集中举办惠农政策培训4期,培训人数达490人。农广校每天下午8点带着书籍、光盘和教材下乡了,原来他们巧打农民时间差,给群众送政策去了,让广大农牧民在农忙时节也不缺少党的声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