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 客

这几天,老余每天平均要接打上百个电话,基本上是每20分钟就会有一个电话。
用他的话说:“一天两块电池都不够用。”
老余是谁?他为何如此之忙?听听他的电话内容,您大概能猜出一二。
这些电话有农户找他联系收割机的,有外来农机手和当地农户发生了摩擦让他前去调解的,还有向他报告机收进展情况的……总之,每年夏收,都是他最忙碌的时候。
没错,他就是安徽省临泉县城关镇辛庄大队闻名乡里的“麦客经纪人”——老余。
虽然干了多年的赤脚医生,但远不及这几年客串麦客经纪人出色。 一
眼前麦田里,6台收割机正在他的电话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记者的采访也几次被他的电话铃声打断。
六七年下来,老余积累了一批关系“铁”的客户。
前几年,他还跟着收割机到地里来回跑,记亩数,算自己的小提成。现在和客户关系牢靠了,就不再跟机了,该多少钱,你们看着给,因为是老关系,彼此自然都不会亏待对方。
老余的工作很简单,中心任务是在夏收到来前,帮助本村乡亲联系外地农机队,帮外地农机队联系本村或邻近村庄的农户以便前来跨区作业。
一般夏收的10多天里,老余有5天最忙,这期间,他需要操心的事最多:不但要负责外来农机手在此期间的吃住,每天晚上还要提前把他们第二天的收割行程安排好、收割价格落实好。
农机队通常是早上5点开工到晚上10点收工,这期间,他还要一直“盯”着,准备处理随时可能遇到的问题。
以前这些事都是老余一个人操心。现在七八台机器开出去,他哪里能“盯”得过来,于是叫了同村的几个小兄弟过来帮忙跟车。他负责其中一台或几台,然后电话指挥,掌控其他各台机器的收割进展。必要的时候,他还要骑着摩托亲自前往督战,范围是方圆5公里之内。

作为经纪人,老余对乡亲们和农机队有着强烈的信任感,这六七年里,每年从农机队来到离开,大概有10多天的时间,最忙有5天的时间,他们给老余的报酬是每台机器每亩地提成5块钱,除去找人的公关费,雇跟车手的劳务开销,一个麦季下来,老余有1000多元的收入。
虽然别的“经纪人”这两年行情看涨,老余却一直没加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承担风险了。
事实上,联系人的活并不好干,若是本村农户,不难,但如果是外村,就不那么容易了。
有时候,他需要到邻村找一个有威望的联络人帮忙联系农户,如果碰到对方有烟、酒嗜好,老余还要自掏腰包“意思”一下,以确保这些跨区作业的农机手到当地顺利开展工作,而不被骚扰或欺负。
一般情况下,这个人找好了,这个村的近200多亩麦地也就基本算拿下了。农机手们第二天吃过早饭,什么都不用过问直接到麦地开工即可。

采访当天,就在他与记者说话间,一位姓姜的邻村大婶前来向老余反映问题。她说,今天去地里收麦秆,发现昨天刚割过的小麦撒了不少,足足有两呢绒袋。因为收割机是老余带去的,她要求老余向农机手要回收割费35元,并向对方索赔因其操作不当而造成的损失。
“要是撒得少,我就不来找你,你不相信就亲自去地里看看。”
“你知道是哪台收割机吗?”
“不记得了,就是你领过去的。”老余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给姜大婶收割的应该是小石的机器。”
“等晚上他们回去,我帮你问问,如果撒得太多,我让他退钱给你。”看来老余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态度很温和。

“三夏”正在变“两夏”

转眼就是麦收季节,王老五的农机队今年还没有接到生意,二十台收割机停在院子里,等待着,在家的农机手也和王老五联系有没有活干,王老五坐不住了。给几个种粮大户打电话,回答很多是再等等,往年这个时候已经干了三天活了,
  终于在第二天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在乡里工作的表弟打来的,表弟告诉他,今年的活恐怕要被别人抢了,临县过来一个农机队,四十多台崭新的收割机,收割的价格每亩地也比王老五的农机队便宜二块钱,王老五一听就火了,这些人也太不地道了,他告诉老婆,安排人到四乡里说说,今年的收割的价格每亩便宜四块,并且在卖收完成之后结帐。
  王老五的农机队和临县的张老板的农机队打起价格战,这样种粮大户们也都高兴,今年的麦收要省一笔钱,十天的麦收下来,临县的张老板的农机队与王老五的农机队打了个平手。这个结果让王老五很窝火,他觉得自己对市场情况没有充分掌握是这次失败的原因,让王老五没有想到的是,其实这次是一个种粮大户何麻子导演的一出戏,往年由于没有竞争,王老五的农机队在这里很霸气,加之在乡里工作的表弟给他撑腰,所以价格一直不合理,何麻子就到网上查了查,临县有一个叫张利银的人,也从事收割业务,他和几个种粮大户打电话,决定今年不请王老五的农机队,改请张老板的农机队,这样就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临县古城乡古城村农机大户张利银、张德福兄弟俩开着514型、512型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到奎屯、石河子等地开展小麦收割跨区作业。与往年不同的是,他们的行李中都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有了电脑,在外地跨区作业可以随时了解各种情况,还能在网上签订跨区协议,减少了盲目流动,跨区作业面积增加了,收入自然就多了。”王福祥说。
  由于受地理位置的影响,临县的小麦收割通常比奎屯、石河子等地晚20天左右。这20天时间差让临县的农机手得以外出跨区作业挣钱。近年来,针对农机户普遍渴望利用春耕、夏收、秋种的时间差,到外地跨区作业的实际,每年3月、6月、9月,该县农机局和各乡镇农机合作社、农机协会都会牵头,组织上百台大型农机前往其它县市跨区作业,仅此一项每年增收100多万元。
  临县的农机机队走了以后,王老五请几个照顾自己生意的小户吃饭,席间,赵国太喝高了,他把何麻子顾临县的农机机队整王老五的事情和盘托出:“五哥,你还不、不、知道吧!何麻子算计你”
  王老五便套赵国太:“不可能,何麻子跟我是叔亲家”
  赵国太摆了摆手:“越是亲,心越深。”,“不跟你讲咯了,我就吃了亲家的亏,去年买种子,我拉了十户到他公司,后来才知道他把二等货按一等的价格给我们。”
澳门皇家永利,  大家都表示赞同:“人心隔肚皮,世事难料!”
  这个时候帮忙陪客的农机手刘胖子说话了:“人家挤对咱们,咱们就不能挤对挤对人家。听说临县的麦子要比我们石河子晚熟20天左右,他们就是这个原因才到咱们这里抢生意,过二天我们也到临县抢他们的生意。”
  “对,五哥,咱们到临县,抢他们的生意!”,其它几个农机手也附和起来。
  王老五是个有心计的人,他连忙说:“咱们奎屯、石河子、范铺、李家营、张旺、还有赵沟的生意就够我们忙碌的,今年我也只是吃了点小亏嘛!”
  这个时候有个年轻后生说话了:“现在是市场经济,没有竟争就形成不了正常的市场。五叔这几年吃独家饭吃饱了,你也不管别人饿不饿!”
  酒足饭饱,大家各自回家。刘胖子的话让王老五有些心动,但是席间他没有表态的原因是怕走漏了风声。
  第二天夜里,王老五的二十台收割机悄悄地离开了石河子前往临县。
  第三天早晨一到临县就让王老五一头雾水,在临县的公路两旁挂起标语:“热烈欢迎石河子等地的农机手来临县抢收麦子!感谢你们的支持,业务电话:13888581188.”
  临县这边,麦子熟了,金黄色的麦穗和蓝蓝的天空连成了一片,壮观极了┅┅
  麦子仰起一张张金黄的脸蛋,对人们微笑地说:“我成熟了,快割掉我吧!”
  王老五这个时候开了眼界,石河子那边的麦子是一条河,人家临县的麦子是一片海,微风拂过,那简直就是麦的海洋。
  王老五拨通了“13888581188.”,接电话的是自己的对手张老板—张利银,电话里张老板很热情地介绍:“我代表临县农机协会欢迎你们,晚上我请客,今天的活找小李给你们安排吧!我很忙,晚上见”
  “麦收”临近,这两天,在往临县的公路上,来往穿梭的收割机日益多了起来。这些以收割麦子为职业的机手们,每逢到麦收季节,便会结伴从家乡到产麦区,俨然候鸟一样迁徙游走,而他们往往被人称呼为“麦客”。
  同王老五一起干活的是一对“麦客”父子兵,他们从老家淮阳出发,到靖江经临县收割麦子,然后一路收割到家。路上的艰辛“淘金”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
  休息的时候,王老五从这个叫郁胜建口中得知,他此次与众机手一样,全都由南方去往北方。因为北方种春小麦,比南方晚熟一个月。
  与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他20岁的儿子。他们家里有10多亩小麦,还没到收割季节,由于自己没有一技之长,平时在家卖水果种田。自打看到村里有村民买了收割机外出挣钱后,郁师傅一家也七拼八凑了七八万元买了台大型收割机。这次出来,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不但还清了债务还稍有点积蓄。
  今年44岁的郁胜建,自从买回收割机以后,就会同大家一道出去收割,一般是先到靖江那边收割,因为那边麦子成熟早,然后再返回收割,当到家里时,正好赶上自家麦收季节,这样做到了里外两不误。
  “麦客”的辛苦,王老五也感同身受。收割全靠天气,因为遇到晴好天气,能加快收割速度,一天可以收割到80亩小麦,工作时间通常超过12个小时,忙碌起来常常讲究不了一日三餐,饿了就吃备好的八宝粥,口干了就喝纯净水。有时候骄阳似火的白天常常是息人不息机器,几十亩田收割下来,脸和脖子上全是汗水和麦芒,扬起的灰尘与麦秆会使他们的皮肤奇痒无比。但是,在外面没有家里方便,即便想洗个澡也很难,要是累了,索性就倒在麦田里或者收割机上打个盹。
  “麦收”时候,单机一月能挣两三万,机收作业一个地区完成后,就会把机器开到另外一块熟麦区。从自己家里出来,到回家收割,整个麦收时间就1个月时间。
  每收割一亩小麦价格在45元左右,除去油费、个别介绍费等开支,也只能剩下20块钱左右,如果天气好的话,平均一天可收割到80亩麦田,有1600元钱的收入,一旦遇到机器故障,收入就会大打折扣,一个月平均劳作下来,也能赚个2到3万元。
  王老五这几年没有出门,在外干了一天,他很累,他联系小李,准备找个休息的地方,这个时候,张老板打来电话告诉他,过半小时派车接他们到城里吃饭,
  王老五一个劲推辞,张老板笑着说:“王老板,明年到石河子,你再请客”
  临县的夜晚很美,在靠江边的一个小夜市,王老五紧紧握住张老板的手,他后悔自己当初不该那样对人家。
  月上中天,车子行走在田野,微风送来阵阵麦香。这个季节是“麦客”的季节,也是让王老五感动的季节。
  

俗话说:麦收有五忙,
割拉碾晒藏。“以前麦收要忙半个月,现在只要花半天时间。”安徽省阜阳市宁老庄镇申庄村63岁的老农刘朝文说,小麦快成熟时,就有熟悉的农机手打来电话,约定收割时间。“全自动收割,每亩地60块钱。每亩地再加20块,就把收好的小麦送到家。”

澳门皇家永利 1

农机手就是人们俗称的“麦客”。不过,新“麦客”们的工具早已不再是镰刀。记者见到麦客刘加林时,他两部手机响个不停,一会儿安排作业路线、调度机器,一会儿和各地的经纪人约定时间。

45岁的刘加林是阜阳市颍泉区家林农机合作社负责人。每年三四月份,刘加林就开始给各地的经纪人打电话。哪里收割的价格高,哪里还有盲区,各地小麦啥时候成熟?摸清楚情况后,再拟定行进路线,并约定收割时间、大致的亩数。

“以前是农民抢农机,现在是农机抢农民。”刘加林说,“前些年由于各地大型小麦收割机较少,每到麦收时节,各家各户总为找不到收割机而犯愁,我们的收割机到村里后,不把这个村几千亩地的小麦收割完,农民都不会放我们走。”

农机保有量越来越高,倒逼“麦客”服务质量改善。刘加林举例说,农民希望收割时麦茬留得低,方便种下一茬庄稼,农机手希望麦茬留得高,这样省油。“以往活多、收割机少,属于卖方市场,麦茬留得到膝盖;现在收割机过剩,麦茬留得越来越低,只到脚踝。”

“我的地,你来种;你收费,粮归我。”近年来,全产业链社会化服务公司兴起,不仅让农民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还将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宁老庄镇申庄村56岁的农民张金备,去年把41亩土地托管给了当地一家农社,每亩只需要缴纳400元,就可享受翻田、播种、施肥、喷药、除草、收割、烘干等服务,从种到收都不用操心。

据农业农村部统计,今年全国参加“三夏”作业的农机服务组织预计超过5.5万个,机手超过180万人,截至6月19日,全国冬小麦机收水平达到95.5%,8个小麦主产省机收、机播服务面积超过1.7亿亩。全程机械化特点明显,各地主推“一条龙”作业,在抢收小麦的同时,玉米机播随即展开,夏收、夏种、夏管这“三夏”正在变成“两夏”。

畅绿色通道、增农机补贴

小麦成熟由南向北有时差,每到夏收季节,刘加林就带队前往湖北,然后一路向北向东,经河南、安徽进入山东,一直收至天津一带,大约要忙碌25天。近几年收割机多了,他的收益跟着降低不少。“以前是连轴转,现在只能干大半天的活。”刘加林说,“好在还有很多老主顾,算了算,今年平均每台大型收割机赚两万多元。”

澳门皇家永利 2

竞争越来越激烈,但“麦客”享受的公共服务也越来越丰富。今年“三夏”开始前,农业农村部印制的30万张农机跨区作业证免费发放到机手。开通农机绿色通道,跨区作业的联合收割机、插秧机继续享受免费通行政策。在农机用油集中地,相关企业建立了用油保供机制。

刘加林说:“以往每到夏收季节,农机用油紧张,有的加油站就会限量,个别加油站还会涨价,现在都敞开供应了。”在阜阳,当地中石油企业还对农机手发放“农机优惠卡”,每升油可享受3毛钱的优惠;还成立送油小分队,对没有加油站的边远乡镇,开展送油上门活动。

除此之外,农机补贴力度也在加大,促进了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太康县农机局局长廖生介绍,县里用足2500万元农机购置补贴资金,鼓励农民购买先进农机,对秸秆还田机、秸秆打捆机、免耕施肥播种机等机械实行优先补贴、敞开补贴。

“这些年多亏了好政策,我买的30多台大型农机中,享受到国家补贴90多万元,大大降低了成本。”太康县五里口乡刘庄村的“麦客”刘雷告诉记者,“我每年开展跨区作业,从湖北到河南南阳,再到周口淮阳、河北保定,作业5站下来,过路过桥全部免费,几年下来,光这一项就节省5万元。”

刘雷给算了一笔收入账:6月4日,他的一台小麦收割机作业,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10点,共收获小麦160亩,每亩收费50元,毛收入达8000元,除去燃油费1280元,当天纯收入6700多元。

跨区机收是我国农业机械化的创举,解决了小地块与大生产之间的矛盾。从实践看,虽然联合收割机总量充足,但受供需不畅、不利天气等影响,在途时间长,调度指挥难,高峰期仍有局部地区缺机情况。

澳门皇家永利 3

发展“互联网+农机”,促进智慧麦收。近年来,各地通过“农机直通车”、手机APP等信息化手段,科学调度农机作业,有效促进供需对接。

河南省许昌市农业机械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今年麦收前,市里新装智慧农机终端600台,安装终端的收割机达到2400台,信息化覆盖率接近40%。定位导航、呼叫联动、测亩计产,农民通过手机下单,就可以订购收割服务。

襄城县万邦农机合作社,137台收割机安装了智慧终端,理事长张延峰说:“这两年,我们从南阳的淅川干到邯郸的魏县,夜里赶路多,有导航特别方便,一点儿冤枉路都不用走,哪儿有加油站还标得清清楚楚。一路麦收,再没有人工量过地,机器测亩非常准,从没和老百姓起过争执。”

此外,麦收也是农业向绿向优转变的重要一环,新的农业生产方式对农机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目前看,节水、控肥、控药是个大趋势,这就要求农机手不仅要懂收割技术,还要懂一定的农艺、农化技术。”阜阳市农机局副局长谢金明说,这需要整合各类项目资源,加大对职业农机手的培训教育力度,加快推进农业技术融合,真正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

新型农机作业也盼望获得更多政策支持。太康县农机推广站站长李元伟表示,希望在农机购置补贴的基础上,增加对土地深耕的作业补贴,以进一步提高土壤肥力,减少土壤板结。

澳门皇家永利 4

放眼全国,秸秆打捆机、无人植保机、免耕播种等新型高效机械的普及应用,正在助推实现“绿色三夏”。据初步统计,河南、安徽、山东等地秸秆离田还田率超过90%。各地助推夏粮机收、秸秆处理和秋粮种肥同播“一条龙”作业,力争“成熟一亩,收获一亩,播种一亩”,加快收种衔接效率。

相关文章